首页 / 业界前沿 / 正文

高通 CEO 安蒙:公司处在你死我活的角斗场,未来十年要多元化发展

时间:2022-01-24 11:55:15 匿名用户

北京时间 1 月 10 日早间消息,据报道,美国芯片巨头高通一直以来和苹果、博通等公司“鏖战”,还要和美国及其他国家的反垄断执法机构抗争,不过意外的是,作为高通的首席执行官,克利斯蒂诺・安蒙(Cristiano Amon)的脾气却颇为友善和蔼。

掌门

安蒙出生在巴西,今年 51 岁,根据外人的描述,他对所有的事情充满乐观,性格热情,很能和别人打成一片。在安蒙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办公室,有一个真人大小的安蒙纸板“雕像”,笑着脸,竖起大拇指。

安蒙领导着高通公司,这是一家市值 1920 亿美元的半导体设计厂商,旗下的骁龙芯片几乎遍布安卓手机,高通推出的调制解调器芯片,给苹果、三星、小米和 Oppo 等公司的手机提供了 5G 通信联网。

安蒙加入高通是在 1995 年,2021 年 6 月,他被提拔为首席执行官。在未来的这十年,安蒙的使命是让高通走出智能手机领域,进入联网汽车、元宇宙、物联网等多元市场。

安蒙通过视频会议工具 Zoom 接受了采访。他表示,5G 将带来一个机会,让所有人和所有事物在百分之百的时间内连接到云端。高通看到了全世界的数字转型在加速,任何一家公司都在经历加速数字化的进程,这种转型导致了目前的半导体供应链危机。

早前,安蒙曾经担任高通半导体集团的总裁,负责制定公司的 5G 战略。当时,他曾经劝说全世界的电信运营商、基础设施提供商和智能手机制造商高层,应该把启动 5G 的时间提前一年。他还引述了知名赛车手马里奥・安得烈帝(Mario Andretti)的一句名言:“如果什么事情都在你的控制之下,这说明你还不够快速。”

奔走

在最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几个月,新冠疫情让安蒙失去了面对面施展个人魅力的机会。在过去两年里,全球芯片市场的需求远远超过了供应,虽然高通被描述为一家芯片制造商,但是却无法提高产量,因为高通把半导体制造外包给了三星电子、台积电、格芯等代工企业。

安蒙不惜冒着隔离政策在中国台湾和韩国奔走,以便能够从代工企业获得稳定的供应。在这场半导体供应危机中,高通的情况要好于竞争对手。

和代工厂紧密合作,获得稳定供应是高通的一个挑战,安蒙表现优异。众所周知的是,为了获得稳定的手机和零部件供应,苹果掌门人库克曾经向供应商的研发、机器设备领域进行直接投资。和苹果类似的是,安蒙紧密和代工厂联系,挖掘任何一个产能机会。

安蒙表示,高通已经把半导体代工企业的产能逼到了极限。他介绍说,高通是全球半导体行业内少见的公司,即从芯片设计的角度,能够推进代工企业使用最先进的芯片生产工艺,这样,高通也就成了一家代工企业青睐的委托客户。

好斗

安蒙的前任是史蒂夫・莫伦科普夫(Steve Mollenkopf),莫伦科普夫任期内,高通面临大量的冲突,给外界造成一种好斗的形象。

比如莫伦科普夫和企图分拆公司的美国激进投资机构抗争,另外避免了博通公司的敌意收购,还赢得了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之间的反垄断诉讼,该机构曾指控高通在电信专利方面收取了不合理的高额专利费。

另外,苹果和高通也发生了持续几年的诉讼大战,苹果指控高通利用电信专利优势操纵价格,不过双方在 2019 年达成和解,高通从苹果获得了 47 亿美元的一次性补偿。

转型

安蒙面临的挑战,是让高通走出好斗的影子,在全球产业数字化的大背景下,把高通定义为一家关键供应商。高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外部伙伴,安蒙就是一张高通用来赢得伙伴的笑脸。

安蒙告诉高通股东,在未来十年,高通将会多元化,所面临的市场规模机遇是目前 1000 亿美元的七倍之多。

元宇宙近期成为热门词,高通已经和微软和 Meta 展开合作。安蒙表示,元宇宙给高通带来的机会将和智能手机一样大。

在汽车领域,安蒙希望高通不仅仅是一家芯片供应商,而是能够帮助设计汽车平台,即所谓的“数字底盘”,能够承载信息娱乐系统,完成自动驾驶。

安蒙介绍说,全球 26 家大型汽车制造商中,已经有 23 家成为高通合作伙伴,这当中包括通用、宝马、雷诺、沃尔沃和本田。而在去年十月,高通支付 45 亿美元,收购了瑞士汽车零部件巨头“Veoneer”旗下的自动驾驶软件业务。

不过,高通的股东们并不能很快领悟到安蒙的野心战略。去年年初,高通宣布安蒙将会在十月中旬担任首席执行官,这一消息导致股价暴跌 17%。不过到今年一月初,高通股价已经反弹了 53%,创造了历史新高,主要原因是高通在全球缺芯危机中的良好表现。

安蒙将高通面临的市场机遇,和云计算市场的微软、亚马逊和谷歌进行对比,“你看看,这些公司现在这样值钱,到底为什么?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进入云端,这些公司正在实现指数级别的同比增速。”

安蒙接着说,这些进入云计算的数据来自哪里?是谁真正把所有的设备接入到云端,其实是高通公司。因此,如果外界相信这种商机,那么也应该相信高通的机会,这也是自己担任首席执行官面临的机会。

生死

不过,高通也面临一些挑战,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国的许多芯片大客户正在自研芯片。根据中国的“中国制造 2025”战略,到 2025 年,七成的芯片将实现自给自足。很少有其他公司像高通这样依赖中国大市场,去年,高通 336 亿美元的总收入中,有三分之二来自中国。

苹果的经历证明了一家曾经的客户如何离开了高通。2019 年,苹果收购了英特尔的 5G 通信芯片业务,制定了一个多年计划,要开发自有的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。苹果还抛弃了英特尔的电脑处理器,采用自有芯片。

安蒙表示,他明白这些挑战。实际上,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前,安蒙曾经负责斥资 14 亿美元,收购芯片公司 Nuvia(一家苹果前任芯片架构师创办的企业)。Nuvia 过去主要开发面向数据中心的中央处理器,不过安蒙调整了重点,让该公司开发消费电子产品的处理器。

安蒙表示,高通面临着生存的风险,要勇于豪赌。他把今天科技行业的激烈竞争比喻为古罗马时期的残酷世界,“尤其是现在,这好像是一个角斗场,你进入,你要做好准备,随时进入竞技场(生死角斗)。”

他说道:“结果是三者之一,你赢了,你输了,或者两人都输了。如果你赢了,你所得到的结果,是再一次被扔到竞技场。”

这个比喻实在残忍,其实安蒙的好脾气没有让他使用更赤裸裸的词语,即输掉的角斗士其实是被杀死了,“我用了输这个词,因为我不想说死这个词。”

《高通 CEO 安蒙:公司处在你死我活的角斗场,未来十年要多元化发展》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科技在线 广州云媒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21127029号